〔七折/祺泽〕我都随你

这是师弟的新文~
刚发错账号了,尴尬……

(一)
小马哥在staff刚公布行程的下一秒,就迫不及待给贝贝传了讯息“粉丝见面会时间定了,半个月后在北京举行。”
不消半分钟的时间,对方回了信息:“半个月……这么匆忙?”
staff还在会议室滔滔不绝的布置任务和注意事项,没有注意后排开小差的小马哥。
是啊,节目才定完,半个月时间排练全部舞蹈乐器和唱歌,确实是非常匆忙,但是对于他而言,再过半个月就能与贝贝见面这件事情,足以使他忘却所有的压力。

“有我呢,别担心,这次你准备带我吃什么好吃的~”

小马哥握着手机,等待对方的回复,他对吃没有那么大的欲望,包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都有自己所恪守的礼仪。他从小便明白“快于意者云于行”这个道理,所以对于成为偶像也好,对于成名也好,他都有自己恰到好处的理解与坚持,用平常心去对待。

然少年心性,又岂是寥寥数语可以言明,就如同通讯那头的少年,便是他说不清道不明的蛊惑,靠近后也未尝出个中滋味,却唯独会在分别之时常常浮现意味,哄骗他时时回顾。

过了半个小时,握紧的手机才终于有了声响,贝贝所在的中学不如他这般轻松自在,周末也被繁重的课业压迫,少有时间休息与训练,所以他们相聚的时间才变得尤为珍惜

贝贝的回复依然平静的如同盛夏那一掬清凉的山泉,不可留心揣测其喜乐哀思,可它本身,便是甜美的存在:“想吃什么都成,我都随你~”

我都随你
恍惚间小马哥仿佛回到了他们初识的那个夏天。重庆一如每一个往年的夏日,炎热与潮气并无二致,这是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有朝天椒般的火辣,也有红糖糍粑一样的甜腻粘人,而在他们心中,更像是凉粉和凉糕一般的清凉绵软。
那时候他们天天在一起训练,下了课与小伙伴们相约出去吃宵夜,两个北方人,咋咋呼呼的跟川渝本地的孩子比拼味蕾的承受能力,面子保住了,里子可就糟了罪。两位少年在互相嘲笑一番之后,往日的局促突然得到了释放,霍如在湍流的河床中盘旋的水流找到了瀑布口一般澎湃,那天开始,他们爱上了重庆热辣的火锅烧烤,也爱上了结束宵夜之后,与重庆夜晚一般清爽的凉粉与凉糕。

我都随你
小马哥想起来那时候的贝贝,也很爱说这句话,不管问他吃什么,做什么,都说随你。他一度以为这是贝贝的口头禅,就像贝贝本人一样,总是很乖巧,吩咐的事情都会安安静静的做完,就连抱怨,说的也跟撒娇一样。
后来在于众人的相处中,小马哥才缓缓意识到,这句话只有跟他一起的时候,才被经常说起。

回忆戛然而止,对于少年人而言,能称得上回忆的东西少之又少,少年本该有少年的样子,当一个人做到回忆多于现实,那人生大抵也剩不下什么了。

小马哥收起手机,开始了下午的训练。
通讯那一头的少年,则握着手机,安静的上着下午的课 

(二)
一周之后,小伙伴们一起前往北京合练。
贝贝因为学业的缘故,姗姗来迟,一进门被其他的小伙伴热情围绕着,男孩儿表达自己的方法一直都是直来直往,想了便打电话或视频,烦了就对拼几波拳头,开心了就没头没脑的缠聚在一起,难受了就握紧拳头暗自咬牙硬撑,抑或借着兄弟们的肩膀放声大哭一场。

而此刻,小马哥却踌躇在房间一角,不露情绪的看着贝贝身边的热闹。原以为在他出现的那一刻,他应该是第一个上前与他拥抱的。但他总是习惯的慢一拍,这让小马哥又苦恼又自责。男孩儿闹起脾气来,也可以那么无事生非。
贝贝带着任务而来,没有太多让他喘息的时间,他见到了小伙伴们,和站在屋子那头,不知道在别扭什么的傻二哥,这已经是这一个月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了。

训练不容许他有片刻的分神,等到将自己的节目细节全部捋清楚,一个下午就这样仓促的结束了。

工作人员张罗大家下楼吃饭,饿红眼了的小伙子们一个个兴奋的像三天没吃饭似的,乌央乌央往外蹿,在屋里都能听见电梯口三爷和狼崽咋咋呼呼得抱怨电梯运行慢。稳重如大哥二哥,在后面检查弟弟们有没有落东西,有没有制造垃圾,并一一收拾。

贝贝被小漂亮黏着,早早在电梯间等候。
“天泽,你的包呢?”工作人员发现贝贝并没有背着包出来,赶紧提醒一句“包得背着,晚上咱们就不来这儿了。”
“啊?我包还在练习室,我现在去拿。”
刚回头,就见小马哥和老丁锁了门往电梯间走来。小马哥肩上背的,正是贝贝的包。

“哟!小马哥,这谁的包啊你就给捎上了,问过主人没有啊?”也不知是谁先开始起的哄,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坑哥崽们纷纷开起了小马哥的玩笑。
小马哥一如既往的好脾气任他们调侃,眼神略有局促的望向贝贝,短短的一个交汇,两颗心都像被什么轻轻的挠了一下,无处可逃的酥麻感受,又舒服又无所适从。

电梯里,他们被挤到了一处。
“祺祺”戴着口罩的贝贝小心翼翼的喊着小马哥的昵称,声音仅有他们两个能听见。“我给你带了点心。”
小马哥爱死了这个称呼。
“嗯,好啊,一会儿吃”

一顿饭把几个孩子都吃醉了,明明喝的是果汁,一个两个都跟疯了一样胡闹。
贝贝一度很羡慕他们能聚在一起录制两天一夜,一群人像一大家子一样,每天都在一起玩。他很遗憾自己无法参与这样的活动。那几天,也是小马哥一直在安慰他,给他录现场视频,给他拍好吃的,说下次等他来,所有的好吃的好玩的都带他来一遍。
更多的,是小马哥一遍一遍的对他说“我们都很想你”这句话,成了他那段时间最大的安慰。也让他知道,曾经聊天的时候,他一句玩笑般无心的“我一个外地人”,原来真的被一个人记在了心里。

这次住的宾馆,不像在重庆的公寓,没有大大的客厅,这并不能局限少年们玩闹,年轻人的活力往往在聚在一起的的时候才像活水一般源源不断绵绵不休。
贝贝知道他的伙伴们时间紧迫,并没有闲暇时光出去玩,所以他尽可能带了自己喜欢的特色点心分给小伙伴们。大家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在意点心的味道如何,只要是热热闹闹在一起吃的东西,都是好吃的。

一直闹到大部分人累瘫在床上开始说胡话,孩子们也都没有要回各自房间的意思。贝贝今天也闹得疯了,此刻坐在椅子上大脑有些缺氧。
人一旦松懈下来,名为习惯的怪物便不受拘束,恣意妄为。
四目相对,小马哥知道,贝贝真的醉了。

“哎,都回去睡吧,都困成这德行了。”小马哥无奈的哄弟弟们去睡觉,弟弟们撒娇非要哥哥送他们回房,要不然就赖着不肯动。一个两个像无尾熊一样,赖皮的样子像了个十成十。
小马哥并没有不耐烦,最后除了真的睡死了的狼崽是被他跟老丁抱回去的以外,其他弟弟们倒是都乖乖的回房了。

“我也要祺祺送我~”迷迷糊糊的贝贝,此刻也行使起了弟弟的特权,翻身蹦上好不容易空出来的床,眯着眼撒娇。
“你可以睡在这儿,我不介意”小马哥在他身边轻柔的坐下,看他。 “你看什么呢?”
“看你啊”
两个人都被自己逗笑了。

贝贝起身,与小马哥面对面坐着,睁着亮闪闪的眼睛问他:“糕点好吃吗?”小马哥点头,微笑。
“那你最喜欢吃哪个?”
“枣泥酥”
“哈哈,我一猜你就喜欢那个~”贝贝摸到自己的背包,从夹缝中又掏出一个小袋子,“还好多买了一些”
小马哥接过糕点,捏在手心,摩挲着,然后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贝贝圆圆的小脑袋“长大了”
贝贝不躲,反而将脑袋主动往小马哥手下蹭:“多摸摸,以后你就够不着了”

小马哥突然想起贝贝的一个小动作,不自觉也学起了他,轻轻胡噜贝贝的小脑袋,这让他想起经常来他们练习室串门的一只猫,休息间隙,大家就轮流给猫大爷按摩,感到舒服的时候它慵懒的神情,跟现在的贝贝一样
“嗯,长的真快。一张床都塞不下我俩了”

“哦,那我要不要再给你们腾张床…”哄完那只巨型粘人大海豹的老丁同志已经一心力交瘁,刚到门口就听到以上对话,不由想起一首老歌,…如果不是他现在真的困了,他一定选择躲在车底…

贝贝还是回自己屋睡了。毕竟现实条件是,一张床确实塞不下两个人了。

(三)
一周很快就结束了孩子们的表演非常圆满,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该忙碌学业的时候了。

第二天,贝贝就要回到学校上学,小漂亮舍不得,更是一刻不离的黏着他,同样恋恋不舍的,还有小马哥从不同角度投来的眼神。

“滴滴”贝贝的手机响了,就算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发的消息。
“你今晚就走吗?”
“QAQ马上就要考试了”
“嗯嗯,考试加油。我们重庆见。”小马哥发完这条消息,就转过了身,不再看他。

贝贝有些难过了,人的感觉真的是不可理喻,明明曾经那么多个日夜,他们隔着半个中国,都不曾有过的思念,却在这仅隔了半个练习室的距离中迅速发酵,压迫着他的神经。
他觉得自己应该再说些什么,说好的重庆见,说你也加油,说我会想念你们,说我舍不得。他多么希望自己此刻能像莎翁笔下的角色一般,拥有如马儿一般不知疲倦的舌头,拥有使唤这世间所有美好辞令的能力,将内心驰骋的思绪一一诉说。

小马哥回到房间,他们定的是第二天回程的机票,今晚可以在北京休息。贝贝现在应该在回家的车上,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发消息。在车上低头玩手机不好,会晕车。

“喂!你想人家就打电话啊……光盯着手机看人也不会从里面走出来”老丁一瞅他心不在焉的样子,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两个闷葫芦,打都打不出声响来。

小马哥并不接话,他以前常常想,过去的人,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写封信要十天半个月才到,相隔天边的亲人、朋友和恋人,他们如何能耐得住不能陪在身边的寂寞。好比他到现在依然无法理解自己,思念的人在眼前,他却能忍耐自己不去靠近。

想的多了,渐渐的他似乎能明白一些东西,正如他曾经看过的一段文字

“如果你打算获得一片农田,那就把它藏在心里,而不要贪婪的购买,也不要吝惜你的精力去照看于他,不要觉得每次绕田一周就够了。如果这片农田不错,你去的越勤,则喜悦越多。”

有些人,就如你这片农田一般,在心间被精心照料着,那么事实上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又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

临睡前,贝贝发了消息过来:“祺祺,你说我转学到重庆好不好。”
“不好,重庆可没有好吃的枣泥酥”重庆也没有你中意的学校。
“可是有凉糕啊”贝贝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在吃东西??你是不是在吃我给你的枣泥酥!!”
小马哥擦了擦嘴角“是啊,都吃完了。下回回来的时候多带点。”完了还不忘补一句,“哦还有,冬天哪来的凉糕给你吃……”

“QAQ伤心了,没有人疼,连凉粉都没得吃。”

“唉?你刚才不是还馋凉糕吗?那下次我到底做什么给你吃”

“都行,我都随你” 

评论 ( 9 )
热度 ( 73 )
 
酒泉诽泛保安有限公司